首页 > 资讯 > 国内 > 最新 > 正文 
 
  把脉德州“失棉” 探寻中国“冷暖”
2013-11-25
分享至:

  在H&M、ZARA及优衣库等服装快消品牌店里,越南、印尼等产地标识已经频现,“MADE IN CHINA”的市场份额正被逐渐侵蚀。棉花作为最重要的纺织原料,也正被小麦、玉米、蔬菜“争抢地盘”,山东德州是中国传统产棉大市,如今却面临“失棉”的尴尬境地。11月中旬,新棉收获收尾,记者走访了当地棉纺企业、棉农、棉花协会以及研究机构,以探寻内地棉纺产业发展之现状、问题、趋势。

  棉花“半壁江山”被吞噬

  被称为山东北大门、京津南大门的德州,是中国重要产棉基地之一。记者在德州市下辖武城县、夏津县调研时,见到的不是一望无际的棉田,而是片片浅绿麦田与棉田间隔铺开,麦田似有包围之势。

  麦田边,棉农张全贵指着远处还未收获的两亩棉田说,今年一亩棉田产量只有420斤左右,按照收购价4.2元一斤,家里5亩地收成近8000元,夫妻俩一年都围着棉花转,特别是采摘,从8月下旬要摘到11月中旬,费时费事。

  “采摘从9月初开始,早的8月底就开始,陆陆续续开始采摘,采摘到现在,因为棉花是从下边往上陆陆续续开放(吐絮),到了9月底中间开放,到了10月中旬上面又开放了,现在还有部分棉田没采完。”张全贵说。

  年近50岁的张全贵打算采完棉花就去山东潍坊务工,家里的地让妻子种,但只种小麦和玉米,一则从德州去潍坊交通方便,家中有事可以及时照应;二则小麦、玉米种植机械化程度高,用工少,挣得多。“工地上一天挣150元没问题,算下来一年可以挣好几万(元)。”在当地,这笔账其实很多像张全贵一样的“棉农”都算得清。整个德州耕地面积近800万亩,农业人口近400万,一人2亩地,按照一家三口6亩地计算,如果种植棉花,扣除种子、棉花等直接成本,大概一亩纯收入在1300元左右,六亩地还不到8000元。

  说起种棉花,其复杂程度是小麦、玉米不可比的。据棉农介绍,播种可以实现机械化,但出了苗就要用工,打药、采摘均需用工。站在农民角度,种棉花不如小麦、玉米。张全贵说,小麦和玉米已经完全实现机械化种植,从种到收都是机械化操作,收完小麦抢种玉米,扣除直接成本每亩能挣1600元左右,而且用工少。“如果男的出去务工,妇女在家中务农,全家收入起码在4万元以上。”张全贵说。

  德州市棉花协会副会长马俊凯给记者算了一笔细账,2013年德州市植棉物化成本(不包括人工)达538元/亩,包括肥料270元、机耕40元、种子50元、农药80元、耙地15元、机播15元、地膜23元、灌溉30元、拔棉柴15元。若是植棉面积大、雇人拾棉花,拾花费平均0.8元/斤,亩均360元以上。

  若按亩产籽棉450斤、平均售价4.25元/斤计算,亩产值1912元,若按农民种自己的土地、自己拾棉花计算,不包括人工费,扣除直接种植成本538元/亩,亩收益1374元。若按租地、雇人拾棉花计算,亩成本已达1288元左右,亩收益仅有624元。也就是说租种10亩棉花年收益6240元,租种20亩年收益才12000元。

  按种一季小麦、一季玉米,小麦平均亩产1060斤、玉米平均亩产1100斤,小麦平均售价1.20元/斤、玉米1.10元/斤计算,种粮食亩产值2482元。小麦直接种植成本540元/亩、玉米种植成本520元/亩。亩产值扣除直接种植成本(不包括人工费)再加上每亩125元的种粮补贴,种粮食亩收入1547元。种棉花与种粮食比较,在不计算人工费用的情况下,种棉花每亩少收入173元。

  在粮棉收入可比情况下,农民显然种粮食积极性高。就德州而言,鼎盛时期棉花种植面积达490万亩,产量占全省的1/3,但近年来植棉面积逐年下降,2008年289万亩,2010年150万亩,2012年130万亩,2013年仅有110万亩,五年时间下降了62%。

  据马俊凯调研统计,今年德州地区棉花产量在9万吨左右,较去年下降25%,“这几年产量也不高,和天气有关系,前些年一般一亩地可以产520斤棉花,近四年连续在8、9月份出现连阴雨,棉花最怕连阴雨,今年单产只能达到420斤左右。”

  棉花国储成了“大包袱”

  为稳定棉花生产、经营者和用棉企业市场预期,保护棉农利益,保证市场供应,国家已经连续三年实行棉花收储政策,且皮棉收购价一直维持在每吨20400元,按此倒推籽棉收购价格在每斤4.2元至4.3元。

  德州市有80多家400型棉纺加工企业,加工能力50万吨以上,而今年当地实际总产量仅有9万吨左右。粥少僧多,不少企业为争抢资源,抬高收购价格,有的企业36%衣分收到4.40-4.50元/斤。据棉企反映,按目前36%的衣分率,籽棉收购价格盈亏平衡点在4.35元/斤左右,扣除收购加工费用和利息,多数企业基本微利或持平。

  很显然,这个价格要比外棉高不少。马俊凯介绍说,目前棉厂收购价还略高于收储价,因为整个德州地区有85家400型企业,加工能力50万吨以上,利用率不到20%,加工能力严重过剩,收购加工企业经常发生抢购现象,有些高于4.35元每斤收购,再加工就赚不了钱了。

  “棉农也惜售,不愿意卖,棉农认为今年减产了,价格应该更高。”马俊凯说,但国际市场上存放了大量棉花,国内国库也存放了大量棉花,价格不可能再涨。据了解,国家收储一般从9月1日到次年3月底,放储则根据市场情况不定时实施。

  据消息人士透露,目前国储库内棉花库存已经将近1000万吨。“从前年国家收储开始,基本上95%产棉都交给国储了。”马俊凯说,这完全背离了市场经济,是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的行为,内外棉价一吨将近5000元。

  实际上,国家收储初衷是好的,为了保护农民利益,提高棉农种植积极性。按照马俊凯的意思,如此大的内外价差,等于国家拿钱来补贴农民,实际上并没有完全补贴到农民身上,还有一部分在收购加工企业、纺织企业身上,农民得到了70%,还有一块是收储仓储企业得了。

  记者从多方渠道了解到,2014/2015棉季将不再实行棉花收储政策。光大期货分析师许爱霞表示,明年取消收储是基本已经确定的事情,经过三年收储后,棉花市场由于缺乏流动性已经失去了本身的市场功能,并且收储价抬高了价格,使得内外价差加大,同时高价国内棉业增加了企业的成本,取消收储后会造成棉价的阶段性下跌,导致种植面积下降,但对纺织市场来说,可能降低企业成本,使得价格有效传导,行业向良性方向循环。

  郑州一位棉纺人士分析称,鉴于目前市场流通的高等级棉数量少,企业用棉需求得不到满足,而国储库存高企,抛储势在必行,在最后一个收储年度进行抛储,加上目前内外价差偏大,抛储对棉价的打压作用还是比较强的,抛储预期下将直接导致棉价大幅下跌。

  德州市夏津县一位棉纺企业负责人告诉中证报记者,今年收购进度慢,收购量要比往年少,因为本身本地资源少,一天能收到三四万斤,比往年下降一半左右。“就算一天收购5万斤,但我的棉厂一天可以加工20万斤,要收四五天才能开工一次,摊上人工、电费等成本,目前棉纺企业基本处于微利,或者无利可图。”据了解,今年德州市85家棉厂已经有近10家几近停产,未进行棉花收购。

  棉纺企业经营形势不容乐观。据当地棉纺企业介绍,自2000年到2004年,德州市棉花收购加工企业一度达到800家左右,而后淘汰落后产能,加工企业控制在88家左右。“确实有很多企业闲置产能,去年真正加工的有70家,因为很多企业都缺资金,收购棉花需要较多流动资金,都是现金结算,有些收购量大的企业,流动资金需要两三千万元,否则转不起来。”马俊凯说。上述棉纺企业负责人表示,流动资金大部分是社会集资,少部分是地方银行贷款,但利息稍高。

  “棉花直补”难纾困

  不该出手乱出手,好心办了坏事。棉花收储政策导致了市场棉花供应紧缺,既没提升棉农种植积极性,又伤害了纺织企业的经营诉求。据记者了解,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正在酝酿实施棉花直补政策,明年确定在新疆先行试点,另外滨州、东营、射阳等地大规模成片种植地区,未来也有可能进行直补,但补贴具体方案目前未定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新疆作为棉花直补试点,如果效果不错可能会扩大到全国范围,进口棉是否大规模进入需要看内外价差,如果国内棉价和国际接轨,进口规模放大是市场行为,直补和进口都有利于国内棉花市场自上至下进入良性循环阶段。

  南华期货研究员傅小燕表示,直补初期,棉花产量下调的概率很大,国内纺织企业目前处于低库存周期,后市只有加大进口,才能满足企业需求,而国内价格在国家实行直补之后有望和国际接轨,从而有利于内外棉花价差的修复。

  不过,在马俊凯看来,棉花直补,也就在新疆以及东营、滨州成片种植地区可行,因为没有形成规模的棉农,一亩地补贴200元,种棉花还是不划算,假如在新疆、东营等地,机械化种植,成规模后就有比较可观的收入,松散种植效益就不行,另外站在国家宏观角度,新疆便于操作,适合种植棉花,内地放开,棉农愿意种什么就种什么,以保粮食为主。

  “今年夏津县供销社、农机局在宋楼镇建立了棉花全程机械化种植基地70余亩,从棉花播种、喷药、化控到采摘全部实现机械化。”马俊凯说。我国棉花生产规模小,平均户均植棉面积为4.7亩,规模小生产分散造成了棉花标准化程度低,“三丝”现象突出,棉花质量受到影响。优质低价的外棉对我国棉花造成了一定的竞争和冲击。

  业内人士称,按照新疆先行试点,新疆棉花产量将基本稳定在400万吨左右,内地棉花种植面积还将进一步萎缩,产量将逐渐由300万吨下降到100万吨左右,缺口只能依靠扩大进口,新疆将拓展整个棉花产业,从纺织、印染到服装,运出来的就是成品而不是初级产品。

  以夏津为例,目前该县纺织企业130家,规模从3000纱锭到5000纱锭不等。马俊凯表示,未来80%的企业可能会被淘汰,留下来的是高精尖、高附加值的产品,现在全国纺织产能是1.2亿纱锭,以后会逐年下降,按测算要到7000万纱锭,现在的产能太大了,利用率很低。

  中国棉花协会数据显示,巴基斯坦等国纱价下滑,我国进口纱数量增加,挤占了国产纱在国内市场的份额,销售量环比下滑。今年1至10月纱累计销售量同比增长0.6%,环比减少8.7%。

  据了解,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纺织品服装出口国,欧洲、美国以及日本等世界发达国家都进口中国的纺织品服装,其所占比重也较大,不过近几年来,随着新兴市场国家例如越南、印尼的崛起,中国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开始受到威胁,竞争程度不断加大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棉花实现直补之后,最终还是要提高棉花产业的劳动生产率,目前的小农经济式的棉花种植产业必须向规模化、机械化生产方向发展,使我国的棉花产业具有竞争力。(中国证券报)

声明: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“CTEI网讯”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、编译、第一信息源、第一媒体合作方等,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“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.ctei.cn”,本网保留法律权利。
相关文章
 
  更多>
  更多>
360.jpg
链动未来,第九届中国
sy.jpg
链动未来,第九届中国
aa.png
明远杯·国际家居纺织
sy.jpg
孙瑞哲:不忘初心 牢
360.jpg
【特别话题】穿衣革命
合影sy.jpg
“2019第三届中国生态

合作媒体:《纺织服装周刊》 《家纺时代》 《中国纺织》 《中国经济网》

©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-29

业务咨询: ctei@cnta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