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 > 国际 > 最新 > 正文 
 
  挪威的动物皮草农场大限将近
2019-06-10
分享至:

  2018年1月的报道显示,挪威政府计划在2025年前全面关闭动物皮草农场。挪威议会将于本月通过新的立法,立刻禁止新动物皮草农场的建立,并要求现有动物皮草农场在2025年2月1日前完成拆除工作。

  伴随禁令的公布和执行,挪威将跟随英国、荷兰及阿姆斯特丹的脚步,与众多奢侈品和时尚品牌一道,迈入了反皮草阵营。目前,全球1%的貂皮和狐狸皮产自挪威。

  动物保护组织Noah主管Siri Martinsen表示:“这是挪威动物福利斗争的一场巨大胜利,这意味着人们意识到为动物考虑比金钱、商业利益更重要。”过去三十多年间,Noah一直在游说政府制定和颁布动物皮草农场禁令,“将动物关在狭小的铁笼中,既违反了它们的天性,也不符合它们的需求。”

  在获得动物保护主义者支持声援的同时,挪威政府也受到了来自当地200多家动物皮草农场主的抨击——尽管动物皮草是很多人的副业,但赚取的利润颇丰。现年39岁的Kristian Aasen在挪威东南部Brumunddal高原养殖有6000只水貂,虽然他也饲养着20头牛,但他表示:“(水貂)是我70%的收入来源。没有皮草,我的农场难以为继。”

  挪威皮草农场主协会表示,禁令“不公正、不符合法律也不民主”,该组织的发言人Guri Wormdahl指出:“近一个世纪以来,正是(动物皮草养殖)这个盈利可观但没有补贴的行业,推动着偏远地区经济增长。”

  尽管关闭动物皮草农场会影响到部分人的生计问题,挪威政府并无撤回决定的计划。监督议会通过新立法的议员Morten Orsal Johansen本人是该禁令的反对者,但他也坚定表示:“挪威动物皮草农场已成为过去式”。Morten Orsal Johansen还同意以特派调查员身份,确保禁令尽快落实。

  动物皮草农场禁令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挪威的政治决策影响。2018年初,挪威保守党首相Erna Solberg为扩大两党联合政府的执政基础,引入了反对皮草的自由党,禁令决定是双方达成的协议之一。而就在一年前,挪威政府还曾批准通过了动物皮草养殖行业的“可持续”发展政策。

  Kristian Aasen愤愤地说道:“我们还会继续进口皮草,可以继续出售皮草,就是不能自己生产?”

  失去了生活来源,挪威的动物皮草农场主向政府索赔经济损失。目前,挪威政府已经批准调拨5亿克朗用于拆除农场,其中1亿克朗用于帮助农场主找到其他的收入来源。农场主群体认为政府需将总额提高至23亿丹麦克朗。“5亿丹麦克朗看上去很多,但(拆除农场)这事不仅仅是失业赔偿那么简单,”Guri Wormdahl表态道,“这意味着农场主们整个的生计都将消失。”

  与此同时,很多人开始寻求替代方案。Guri Wormdahl表示:“选择并不多,肉类已经生产过剩。我们生产了太多的羊肉、猪肉、鸡肉和牛奶。”

  对此,一名立法议员给出的建议是,将动物皮草农场改为药用大麻农场。

(来源:纺织科技杂志)

声明: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“CTEI网讯”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、编译、第一信息源、第一媒体合作方等,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“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.ctei.cn”,本网保留法律权利。
相关文章
 
  更多>
  更多>
W020190624506378431509.jpg
孙瑞哲在2019 中意时
20190621111410.jpg
科技驱动、融合发展、
360270.jpg
美国棉花公司2020/202
W020190613496027289372.jpg
“2019年度中国印染企
111.jpg
2020春夏家纺关键色彩
W020190605546143618494.jpg
新男装消费 变革时代

合作媒体:《纺织服装周刊》 《家纺时代》 《中国纺织》 《中国经济网》

©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-29

业务咨询: ctei@cntac.org.cn